您好,欢迎来到肥东文明网!今天是: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

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

肥东县文明办 主办

关于网站

肥东浮槎山 安徽“北九华”

编辑日期:2016-11-30作者:管理员阅读次数:4800 次[ 关 闭 ]

云雾中的大山庙

浮槎山,位于肥东县城往东十几里的石塘镇,是大别山余脉。它并非一座孤山,主峰周围有九座山峰相连,绵延二十余里,山峰清奇,密布植被,云雾缭绕,素以“巧石、清浊双泉、大山庙”闻名。

1

浮槎二字内有乾坤

何为浮槎?也许很多合肥人并不清楚,而能肯定而准确地念出其音的人,怕也不多。

槎,读“查”音,本义指木筏。浮槎是传说中来往于海上和天河之间的木筏。晋张华《博物志》卷十:“旧说云:天河与海通,近世有人居海渚者,年年八月,有浮槎去来,不失期。”

由此可见,常年被云雾笼罩的浮槎山,天生就与神话传说有所联系。就如同七仙女的故事发生在青山绿水的皖南一样,必定有合适的场景,才能催生动人的情节。

探访庐州山,怎能少了浮槎这座仙山。

当我们一行人来到山下,仰望这座海拔481米——合肥境内最高的山时,正是秋雨绵绵,从半山腰起云雾蒸腾,山顶若隐若现,颜色深碧,宛如丹青绘就。

车行至山腰,山路湿滑,我们弃车步行。走在山路上,我们坠入云山雾海里,十米之外不见人影,脚下的沙土路松软如绵,鼻息间呼吸的都是满山艾草和金银花的药香,路两侧山石旁野蔷薇开得星星点点,在浓雾中远看是淡红,近看却是艳丽的玫红。我们如同行走在想象中的仙境里,更加深了这种神话般的印象。

而打破这种令人痴迷的沉醉的,是满山的鸟鸣,长长短短,有的嘹亮,有的细嫩,一刻也不得停歇。更有偶尔从山路上蹿过去的肥大野兔,快如闪电,似在提醒着,我们仍身在一个生长着各样生灵的真实世界里。

2

浮槎山又称“北九华”

北九华之由来,也与一个神话传说有关。

晋隆安年间,新罗国王近宗金乔觉(即后来的金地藏菩萨)向其表兄玉皇讨官,遭拒后,一时恼怒,不慎跌落人间。他纵身爬起,想乘浮槎再上九霄,当时木筏上有九条龙正在饮水,尾巴交错在筏上,金乔觉只好坐在龙尾,九龙不支,纷纷逃往南天门。玉皇大帝闻知,降旨雷击。霎时,木筏和九龙都变成山峰,而金乔觉也跌落在山上。从此,他便在这里打坐,开辟道场。因此,浮槎山也有“北九华”之称。

传说终是传说,我们且把它当故事听。但浮槎山上,千百年来,始终有佛门子弟在此建寺清修,在最兴盛时有寺庙十余处,其中尤以甘露寺和浮槎寺最为有名。

浮槎寺今已无存。而甘露寺又称大山庙,据清嘉庆《合肥县志》记载,是南宋端平二年(公元1235年)为求雨而建的。

据当地人介绍,甘露寺本也无存,是前些年由一位在此清修的法师积十几年之力方才修建而成,平日十分清静,而到了每年正月十五、二月十九,四方香客,近至山下乡邻,远至海外客人,到山中进香祈福者,络绎不绝。

当我们一行人在云烟中穿行了许久,远远地看见一座土黄色的寺院时,不禁为之一喜,待到近前,却见寺门上方悬一匾,“大山庙”赫然入目。

3

《浮槎山水记》说乳泉

我们此前早有所闻,浮槎山上有一眼神奇的泉水,名曰“合泉”。靠北边(北边暗指合肥城,包公故里)的泉水清澈透亮,可直接饮用;靠南边的则浑浊不堪取用。

合泉又有个名称叫“乳泉”,这又从何而来呢?——却与茶仙陆羽关于沏茶用水的“三水”论有关:“山水上,江次之,井为下。山水、乳泉、石池流者上。”说明浮槎山上的这眼泉水水质上乘,算得上“乳泉”。这个说法从欧阳修所作的《浮槎山水记》可查。

《浮槎山水记》全文700多字,是欧阳修在京师任内,品尝到在庐州任职的好友李端愿赠送的浮槎山泉水后,有感而发写下的。

欧阳修和李端愿都是品泉论水的爱茶人。一次,李端愿登临浮槎山,见山上有石池清泉,汩汩而流,饮后觉得甘洌无比,特装了一罐泉水,送给远在京城的欧阳修品尝。欧阳修饮后,认为此水与名闻天下的无锡惠山泉相比,也难分上下,又感念友情,遂作《浮槎山水记》。文中叙述了李端愿“又登浮槎,至其山上。有石池,涓涓可爱,盖羽所谓乳泉漫流者也,饮之而甘。”可见乳泉特指漫流在山石上细细的清泉。

古人描绘的乳泉如此美妙,令人不由心生向往。然而由于前方山路更加湿滑,为安全计不能再往前走了。我们闻言,暗叹这真是不小的遗憾。

4

大山庙里品尝清茶

大山庙山门半开,寺中一位中年和尚,应声而出,寒暄几句,邀请我们坐下歇歇脚,喝杯茶。

和尚法号昌学,身形高大,双目炯炯有神。我们围坐在方桌旁边,细看之下,他手上还有些划痕,原来寺中烧饭还用柴火灶,是他在山上砍柴时划伤的。

和尚拎来一瓶滚开的水,拿出一小罐茶叶,原来此茶就采自浮槎山。观之叶片细嫩,名曰“浮槎云雾”。开水注入杯中,少顷,但见杯中碧绿,有淡淡的茶香。我们一行人,早走得口干舌燥,吹去浮叶,一汤入喉,十分舒畅。

何时,山间浓雾渐散,视野变得清晰起来,仿佛做了一个安静悠长的梦。茶喝几巡,味渐淡,梦也该醒了。

我们起身谢和尚:“茶水讨扰了。”和尚笑道:“这茶没什么,倒是这水,是山上的乳泉水,寺里每隔几天就挑几担来,是专门用来泡茶煮饭的。”

我们恍然大悟:“怪道这茶如此清甜!”原以为要与这乳泉擦肩而过了,却不料巧合之中,仍得与之相遇,怎不叫人暗自庆幸、心满意足呢?

策划:陈军 刘咏平

稿件采写:周伶俐 记者 王晓峰 文\图